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230章 爱情的酸臭味道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25:15

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230章 爱情的酸臭味道

约莫行走了几分钟,等前路变得宽阔时,一座小村子骤然出现在陈帆的视线里。

陈帆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。

他再一次见识到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如夹子一样的山峦中间

,竟然形成了一处纵跃深幽的山谷。

山谷之中,迷雾环绕,数百道滚烫的温泉喷涌而出,真正的温暖如春。

说是村落,不如说是几十栋将房子建造在悬崖边上的危楼茅舍,那平坦的山谷,珍贵的土壤,被开辟成土地,成为村落的生存根本。

不过尽管有温泉调节气候,但因为海拔太高,这里也只能种植青稞。

达瓦丽一行人刚进村,就传来几声狗叫,不大一会,在深谷的吊桥边上,齐齐整整的出现了二三十个男人,这些男人并不强壮,相反,一个个瘦得如排骨一样,面黄肌瘦的。

达瓦丽睿智的脸侧转向陈帆,她的谎言被拆穿了。

可是,她并没有从陈帆的脸上看到了拆台的神色,相反,她捕捉到陈帆同情的脸色。

阿兰奔向了一名干瘦的男子,那是她的男人阿旺,身后的一只土狗汪汪汪的叫不停,对狗和这里人而言,陈帆都是外来者。

男人们看陈帆的目光及其的警惕,但是手握卓马刀的,反而是女人们。

达瓦丽叽里咕噜说了一通,这些人虽然收了卓马刀,可对陈帆的敌意并没有减少。

“达瓦酋长,你不该带一名外来者来村里。”

一名纵横沟壑皱纹的老者说着流利的汉语。

达瓦丽对老者态度不是很好,她道:“他是一名游医,值得来村子,我的事,不用你管,如果你有闲情,不妨给我杀一只羊,我需要招待客人。”

老者吧嗒吧嗒抽着烟,居然很听达瓦丽的话,转身手一招,不一会就去一个简易的圈里揪出一只羊来,老者握烟杆的手换成了一把弯刀,收起刀落,羊头平整落地。

陈帆的眼皮不由地跳了跳。

杀羊不是一件难事。

但是,似老者这样干净利落的一刀切,绝对是一个练家子。

当然,陈帆明白,这是一种对他的震慑。

“拉姆,你的动作变慢了。”

达瓦丽皱纹的脸上似有特别的情绪。

陈帆瞅了瞅叫拉姆的老人,又看了看达瓦丽。

这是两个有故事的老人。

“老了,比不得年轻人,阿旺,你来剔肉,远来的客人,村落贫瘠,只能以羊待客了。”拉姆重新衔上了烟杆,等阿旺去打整羊,他凑到陈帆身边,“你真的是游医吗?”

陈帆点点头。

“哈哈哈!”

拉姆大笑了几声,他莫名的拍了拍陈帆的肩膀,然后背过身去,在羊身上捣鼓一阵,从羊身上抠了一样血淋淋的东西,一下塞进阿旺的嘴里。

陈帆注意到阿兰的脸红得像苹果。

其他男人对阿旺嘿嘿的笑着。

阿旺嘴角还有血,把羊的劳什子生吃了,今晚,他打算生龙活虎的造人。

“咳。”达瓦丽做出一个手势,“陈游医这边请,这是老身住的地方,就是简陋了一些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陈帆回答。

四十来岁的女人,称呼自己老身,陈帆倒也没觉得奇怪。

这个寨里的人,阿兰是最年轻漂亮的,其他人,都很显老。

推开仅仅能遮风的破旧木门,阿达瓦点燃了一支自制的蜜蜡,昏暗的房间稍微明亮了一些。

“坐。”

达瓦丽酋长擦了擦用青稞杆编制的矮小草墩,又用一根杆子把火塘挑了挑,火塘里的火逐渐明亮起来,房间里热烘烘的。

达瓦丽给陈帆倒酥油茶期间,陈帆将房间里打量得差不多。

家徒四壁,就是用来形容达瓦丽这间茅屋的,唯一值钱的,居然是龛上蜜蜡雕像。

不过,当陈帆目光扫过蜜蜡雕像时,刚刚接过来的酥油茶,一下泼在了手背上。

“是不是太烫了?”达瓦丽问道。

“没……没有!”

陈帆哪还有心思管酥油茶的烫与凉。

他的心中,翻起惊涛骇浪。

蜜蜡雕像,竟然是赛华佗!!

雕刻得活灵活现!!

赛华佗出现在别人的供奉案上,陈帆怎能不震惊。

一碗热羊血,羊头还有其它贡品被男人们端进了达瓦丽的屋子。

没人注意到陈帆的表情,他们一个个虔诚的将贡品拜访在赛华佗的雕像面前,进行祭拜。

就连达瓦丽也双手合十,嘴里念叨着一些祭祀虔诚的话。

奠酒上香!

男人们是如此的虔诚。

而陈帆则是第一次想要祭奠他那活得好好的师父。

于是乎,陈帆也拿起了香,默默的点燃,对着雕像,默默地道:“师父,你究竟做了什么好事,成了他们心中的神。”

陈帆上香的举动,使得男人们对他的敌意减少了许多,阿旺甚至拉着他的媳妇阿兰出现在陈帆面前,朝陈帆抚一下左胸,迫切的拉着阿兰去不远的茅屋,似乎忙着做一件‘大事’。

祭祀后,羊被分成了几部分,羊腿放在火塘上翻烤,羊骨放在瓮罐里慢炖,羊排放在一个砂锅里熬煮。

男人们做完这些事,都很自觉的退出了达瓦丽的房间,各回各家,拉姆的烟杆总是有一团烟火明暗不定,抱着一坛子青稞酒来达瓦丽的茅屋里噌一个位置。

瓮罐里的水咕噜咕噜的冒着热气,外面隔壁的房子里忽然传来‘嗯嗯啊啊’的声音。

陈帆一时无语,这里的人,也太开放了,他甚至察觉到,阿旺和阿兰在搞事情的时候,外面居然有男人和女人在偷偷的围观。

拉姆敲了敲烟杆,给陈帆倒了一杯浑浊的青稞酒,“如果阿兰怀不上孩子,你可能会变成这锅里的羊肉。”

“那阿旺大哥今晚得多蹬坏几床被子才能拯救我了。”

陈帆大口饮着青稞酒,虽然酒看起来浑浊,喝下去味道却是极好的。

拉姆打量着陈帆的一举一动,忽然哈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
“你很合我的胃口,如果你不骗人,我给你求求情!”

拉姆的话惹来达瓦丽狠狠的一瞪,老头瞬间变得老实,有些不安的用烟杆在地面画圈圈。

陈帆忽然嗅到了爱情的酸臭味道。

(本章完)

嘉峪关治疗睾丸炎医院
通化好的癫痫病医院
白银治疗阴道炎方法
嘉峪关治疗龟头炎方法
通化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